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分卷阅读23

    “我把他给打了,会有事吗?”

    桑竹瞪大眼睛,“小姐,你为什么打他?他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他意图轻薄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桑竹当即大怒,“岂有此理,我要让福伯上赵王府讨说法,居然趁老爷不在,欺负我家小姐,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”

    “桑竹,那是世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要是老爷在,别说世子,赵王也敢打。”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吗?看来这南将军真的很得圣宠,难怪书里那么多人想拉拢他,但他不懂那么多阴谋阳谋,只忠于皇帝,这也是皇上看重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得知不会给将军府带来祸患后,南知知终于安心下来,她不认为自己的身份可以瞒多久,只要她在外面走动,迟早会遇上那个赵王世子,她的身份也会曝光,现在之所以没人认出来,只是因为她活动的地方是平民去的西坊,不是达官贵人常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安抚好桑竹,说服她不要去找赵王府麻烦后,南知知就急忙点了兑换道具,她昨天兑换变成了一只蜗牛,没有去成楚昭那,幸好她每天早上临走前都会给他留下很多面包和牛奶,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金光一闪,南知知的灵魂变成了一只螃蟹,她微微叹了一口气,螃蟹就螃蟹,跑得也挺快的。

    她哒哒哒地横着前进,到北门她也不停顿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侍卫使劲揉眼睛,“你看,那是不是有只蟹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得了臆想症?昨天说看到老虎,今天又看到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看到了,我们前两天不还看到鸡和兔子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摸摸下巴,“你说的也是,这几天总有动物往宫里跑。”

    在月光下,楚昭的脸隐隐绰绰,身上的气息阴沉可怕。

    齐恒硬着头皮劝道:“主子,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主子昨日除了吃那精怪留下的食物就不吃其他东西,可现在精怪的食物已经吃完,他给主子带了饭,主子却不吃,他愁得不行,他觉得自家主子这是真的栽了。

    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齐恒先是警惕,后来看到主子身上阴郁的气息消失,朝他挥了挥手,他便了然,拿起食盒,无声地离开。

    南知知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前爬,她累得不行,门也推不开,只能在不停挠门,发出“格啦格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门忽然被打开,南知知直接摔了进去,[哎哟,开门也不说一下。]

    楚昭蹲下身,在地上摸索,抓到一只小钳子提了起来,南知知几只爪子一起挣扎,[疼啊,你干什么?]

    楚昭伸手把南知知托住,用手指摸着她的轮廓,南知知累得躺在他手心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楚昭哼笑一声,“这是变成蟹了?”

    [笑什么笑,螃蟹怎么了!]

    楚昭捧着她往回走,“昨晚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[都变成蜗牛了怎么来?]南知知心里没好气地想。

    楚昭愣了一瞬,想到南知知变成一只小小的蜗牛在地上爬呀爬,爬了半天也没爬多远,不由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南知知莫名其妙,[他突然间笑什么,真是莫名其妙,难道是笑我是只螃蟹?]

    她气得用钳子夹他手心的肉,结果因为没力气还夹不起来,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楚昭用手指摸了摸她蟹壳,安抚道:“螃蟹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[呵,谢谢,并没有被安慰到。]

    南知知急着赶来,也没有吃饭,一人一蟹开始了他们的晚餐时间。

    南知知给楚昭点了鸡胸肉土豆盖饭、手打鱼饼和茶树菇无花果汤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抱起一块鱼饼啃,一口咬下去鲜爽嫩滑,香味浓郁。

    [好吃,好吃。]

    楚昭嘴角噙着笑意,慢条斯理地吃着鸡肉土豆饭。

    屋外树上的齐恒默默流泪,主子的饭菜为什么看上去特别好吃,难怪主子不吃他带的饭。

    南知知吃饱喝足,和楚昭玩了一会你推我倒,我咬你缩的游戏,就把昨天预定的洗澡服务领取了出来,还把前天送洗的衣服也取了。

    这次楚昭没有叫南知知转过身,而是直接用衣服盖住了她,还威胁道:“要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