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分卷阅读4

    说着,还拉着窦强夫妇往外屋走,搬了两个小木凳让她们坐下。

    窦强夫妇二人面色诡异地对视一眼,窦明珠心中却松了口气,这果然还是阿姐,就知道阿姐不会生爹娘的气,乐呵呵地给爹娘倒水。

    “爹,娘,以前都是我不好,惹你们生气了。这回鬼门关跑了一遭,我脑子里全是爹娘对我的好,醒来之后就发誓,一定不能辜负了爹娘对我的养育之恩。”

    窦强脸色变了变,窦强婆姨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窦明姝面上还在笑着,转头从屋里将两个地瓜拿出来,一人手中塞了一个,继续说着:“爹娘是不是怕宋管家说咱诓骗了他们家的聘礼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窦强面色更加难看,凶狠道:“赔钱货,明儿跟我一起去宋家赔礼!这婚事,你答应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

    窦明姝面上笑意不减,眼见着小姑娘端了两碗水过来,窦明姝接过分别递到窦强夫妇跟儿前,还在笑:“爹说的是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窦强惊住,这孩子......脑子当真坏了?

    “只是我想了想,你看,这来退亲的是宋家,聘礼人家已经给过了,你这会儿将我送过去,宋家只会觉得咱们家骗人,当然,这都是小事儿。可你再想想,就算你将我送过去了,那宋家真会把另一半聘礼还回来?人家聘礼可都是给过了的!”窦明姝道。

    “她爹,好像是这个道理!”窦强婆姨猛地一拍大腿,窦强也面色微变,以宋管家的性子,到时候别把人送过去了,他聘礼当真不退回来,说不定还能倒打一耙。要真是闹大了,自己钱保不住不说,那可是要吃板子的......

    就算他知道了这丫头醒过来了,到时候自己就说用请了郎中看好了,更何况,来退亲的是宋管家,他当时可是不同意的!

    这么一想,窦强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窦明姝见他神情,知道自己的言语有了用。

    敛眸笑,继续开口:“这别的都不说,这一桩婚事不成,自然还会有别的。到时候......”

    那就又能得一份聘礼了!

    窦强顿时喜笑颜开,指着婆姨怀中的半份聘礼就道:“快收起来,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旁站着的小姑娘听了半天没听明白,缓了好久才问出声:“爹娘,阿姐是不是不用嫁给宋家布庄的大老爷了?”

    窦强婆姨瞪了眼她,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!想着,看了眼一旁笑着的窦明姝,心中泛着嘀咕,她总觉得这丫头好像不一样了,可仔细看,也没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盛明姝松了绑着发丝的旧发带和木簪,趁着院中月色清亮,打了清水看着水中人。

    精巧的鹅蛋小脸,柳眉稍长,弧度较轻。眼尾微微勾起,却不轻佻。是个美人坯子,难怪今天那小姑娘说阿姐才不会愁没人娶呢。

    盛明姝见过不少美人,或妖艳、或清雅,就连她自己,也在旁人口中听过。说盛家嫡女盛明姝,端贵明雅。荣儿还调笑道,姑娘这模样也就诓骗诓骗那些与姑娘不熟识的,若当真了解姑娘,怕就知晓端雅二字,实在是与姑娘相去甚远......

    那时她笑答,倒也不是,你若去问小皇帝,他定也不会说哀家端贵明雅......

    荣儿没敢接话。

    “阿姐!”忽然有人叫了一嗓子,盛明姝惊醒,回眸看着手中还拿着地瓜的窦明珠。

    窦明珠一向都知晓阿姐的美,可眼下这副模样,她没见过。

    青丝及腰,眉眼清润,纵使一身粗布素衣,竟也让人挪不开眼。她呆愣住,盛明姝不解,想着从头到尾也唯有这个小姑娘护着自己,这阿姐妹俩,倒是感情不错。

    窦明珠拉着盛明姝坐在院中,院内破乱,可抬头便是清月繁星。

    盛明姝没说话,窦明珠凑近她坐下时,她愣了愣,往一边挪了挪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后者像是没有察到,又凑过来挽住她的胳膊,嘟囔着:“阿姐你知不知道,我都吓坏了,幸好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盛明姝还要挪的动作停住,听着她语调中的哭腔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好怕爹娘把你嫁给那个糟老头子,他才配不上我阿姐呢!可我又不敢跟爹娘顶撞,都是我没用......”说着,小姑娘的脑袋蹭了蹭盛明姝,“阿姐,你现在,是不是很恨爹娘啊?”

    小姑娘声音软软糯糯,盛明姝想了想,只答了句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确实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窦明姝,不知晓她这十几年是如何过的,也不知道她为何会答应嫁给什么宋家布庄的老爷。

    恨与不恨,不是亲身经历的,都没资格说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她挣开小姑娘的手,起身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至门槛时顿住,回眸看待在原地的小姑娘:“这窦家村可有学堂?”

    “学堂?”窦明珠呆了呆,“私塾吗?不就村子口那一个吗,只有张秀才一个人教书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带我去瞧瞧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