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分卷阅读121

    转头同魏公说了什么,魏公这才回神看她,“原来是摄政王妃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魏公莫要打趣我。”盛明姝笑道,相裕见她过来,低声道:“去过忠国公府了?”

    盛明姝点头,转眸仔细端详着魏公挂起的书画,笑了,“这应当是段五公子的画作罢?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有眼力。”魏公开心道,相裕默了默,“上头是有落款。”

    魏公:......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才进来的时候,可见到了沈越年那个臭小子,人呢?可还在门口?”魏公突然想起来,盛明姝笑了下,“魏姑娘请沈大人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臭小子......”魏公的手杖突然敲了敲地面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盛明姝笑笑,倒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离开魏家,到北语王府后,夜色中秦越正跪在正院中,背脊直挺。

    盛明姝想了想,同相裕道了声自己去书房给荣儿写封信,转头进书房时,只听得秦越在身后道了句,“是属下大意,不知盛明嘉前往江州前还去了趟韦州......”

    直到书房的门彻底关上,外头便没有动静传来。待她收了笔,将书信封好,想着荣儿若收到信件,必然要恼上她许久。也兴许,眼下这种时候,就在恼她。以荣儿的性子,想来也猜到了她的真正意图......

    想了想,盛明姝无奈笑笑,幸好,幸好是胜了......

    相裕进来时,是在最里侧的书架后瞧见了她。烛光晦朔下,她靠在书架上,翻着手中书卷,眉眼清润,就像是在窦家村那日她倚靠在桂树下一般,仿佛她生来就该是这般,从容静好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一步步走进。

    从书架空隙透过来的烛光被他挡住,盛明姝这才回神,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他嗯了声,慢条理斯地抽出她手中书卷。她眉眼带笑,察觉到两人距离越来越近,无声道:“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相裕眸低有笑,没说话,只用拇指指腹很轻地摩擦着她精巧的下颚。逐渐地,以唇代替了指腹。从下颚开始,逐渐往上,唇畔、鼻翼、眉眼、额间,只不轻不重地、像是挑.逗地摩擦着。

    盛明姝呼吸乱了乱,抬手攥着他的衣襟,有些耐不住他这样的温柔。他轻笑了下,唇从她的耳蜗处挪到她的唇畔,清浅地摩擦着。

    “相裕......”她耐不住地出声,嗓音软得不像话。相裕顿了顿,压下心头的迫切,唇舌逐渐开始试探着。盛明姝腿上莫名失了力气,他适时地揽住她,将她整个人都抵在书架上。

    他并不着急,腾出一只手捉住她的手,一路引着她解开了自己的衣带。层层书架隔开了外间的烛火晦朔,任由这昏暗中的喘息,带来了几分春.色......

    从书架到软塌,盛明姝被他折腾得筋疲力尽,整个人软软窝在软塌上。相裕看她阖眸躺在自己怀中的模样,笑了笑,将她尽数散下的青丝拂到耳后,“抱你去沐衣室?”

    盛明姝默了默,并不想理会他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下,“那就再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衣冠禽.兽......”盛明姝想起方才,不禁低声道了句,他回回都耐住性子将她折腾到耐不住才......相裕倒是心满意足地低眸吻了吻她的眉眼,“夫人说是什么,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人......

    盛明姝醒来时,是在卧房。

    她依稀记着昨日相裕抱着她去了沐衣室,似乎同自己说了什么,她含糊应了声,可眼下却有些想不起来。想了想,只好无奈笑笑,作罢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猛然想起什么,在铜镜前看了看,锁骨处都是昨日的痕迹。她面上红了红,正要换下衣物,就听见沐衣室侧门被打开的声音。他依靠在门框旁,好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盛明姝正要开口说话,目光触及他露出的胸膛处,转眸看向别处,“今日没上朝?”

    相裕到她身后,在她犹疑之下,拿了朱色衫裙放到她手上,边道:“入了趟皇宫,将兵符交了,也请辞了摄政王一位。”

    盛明姝愣了下,转身看他清淡的眉眼,“会不甘心么?”

    相裕低眸吻了下她的唇角,“没什么不甘心的,我所求的,也不过是个心安罢了。如今内忧已除,外患已退,纵然手握兵符,顶着摄政王的名号,也不过是个清闲王爷罢了。如今一来,既可免了小皇帝的猜忌,也能自在些。”

    盛明姝也笑了下,垫脚吻了吻他,“那查盛家卷宗一事,不就又落在了骆子嗣和沈越年身上?如今朝堂之上,盛家余党尽数免职拿下,春闱文举的事也要提前了?还有商道一事,并非是一朝一夕能成之事,那眼下岂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相裕嗯了声,笑道:“咱们躲个清净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够清净的。”盛明姝无奈笑笑,相裕也笑,将她抱在梳妆台上,“继续?”

    盛明姝默了默,“相三公子,你这是白昼宣.淫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揶揄,“继续,选哪件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眸看了眼衣柜,盛